Wolfel Forstnight

我還真的是因為鬼怪這部戲才開了LO......目前沉在鬼使的坑底爬不起來,使者這麼萌到底讓不讓人活。

【鬼使】如果 29-34 [腦洞略崩壞產物,慎入]

這是一篇看完鬼怪之後產生的諸多腦洞所構成的文章

老實說寫到現在我心中有畫面的場景也差不多快結束了,而且我發現每次只要我想寫點銜接腦內場景的段落就會狂卡文,所以我要乾脆放飛自我了~

這文接下來的進展可能會比跑火車還快.......提醒大家調整到時光飛逝的模式去看XD

前文連結太多太長請直戳頭像,或是等寫完我來一發全文(等到什麼時候!)

時間線看了就知道

角色屬於TVN與編劇

OOC一定屬於我

愛也是我的!

私設大如山!


=============正文開始的分隔線=============

原著:《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

          【如果】


29

    “家人。” 

    當機了許久的鬼怪沒頭沒腦的冒出一個單詞時,賞月賞到無聊的使者已經在喝最後一瓶啤酒了,反正那個鬼怪本來也只能喝一瓶,剩的從一開始就都是他的。

    “什麼?”他放下只喝了一口的飲料,在酒精的影響下略顯放鬆地向後斜倚著低矮的靠背,微微偏向一側的頭顯示出身側的人確實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我說,是家人。”鬼怪自然地傾身替他抹去了不慎滑落嘴角的一滴酒液,修長而帶著薄繭的手指擦過他的臉側,聲音中滿是不可能聽錯的溫柔,”不只是朋友,像我們這樣生活在一起,可以為彼此付出的關係,叫做家人。”

    “家人?”始者眨眨眼,無意識地重複了一次。

    “嗯,家人。”鬼怪用肯定句回答了他不經意流露出的疑問。

    地獄使者不該擁有情感、不該與人深交、不該濫用能力、不該插手人間的生死……鐵定也不該擁有家人,但這麼多的不該也沒能阻止使者臉上綻開一個只曾經出現過一次的笑容,那是在曾闖入鬼怪夢境的後陽台上,陽光替每人都度上一層矇矓金芒的秋日午後,德華拿著相機記錄下滿室的歡聲笑語,而彼時的他也如同今日一般無法壓抑住那股發自內心的喜悅。

    那曾是他最希望能停駐永恆的時光。

    實際上神從未規定過地獄使者不能笑,那一直都是他給自己下的枷鎖,是在三百年的贖罪生涯中學會的自我保護方式,在還未產生情感前就先扼住自己的情緒,才不會在最終離別時感到痛苦,然而在常人面前能輕易做到的無悲無喜卻總在鬼怪面前維持不住,這人不知怎麼的總能挑起他藏在疏離面具之下的心緒,生氣也好、不甘也罷、甚至是從不曾想過自己還能擁有的快樂,都只需要他的一句話或一個動作,就會再也掩蓋不住地浮上表面。

    等使者發現鬼怪對他造成的這些影響或許是肇因於俗稱的愛情時,那人已經隨著那把砍滅了卜中元的劍一同灰飛煙滅了,徒留下一句根本不是給他的告別與那些他緊緊揪著只留存於自己心中的所有記憶,悲傷又燦爛的過了九年,一面悲傷著斯人已逝,自己卻不能遺忘關於他的一點一滴,但也燦爛著那人仍存於世,在自己不滅的記憶之中鮮明的活著。

    在誰都不曾注意到時,每次送別完亡者後邊擦著杯子邊朝外望去的習慣就已經養成,而發現後他卻也不想改變,就這樣抱持著那謹慎而微小的一丁點希望,虔誠而固執的注視著時而人來人往、時而空無一人的街道,直到終有一天盼回了那個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鬼怪不需要知道這些。

    不需要知道這九年不斷欺騙自己總有一天會好的他已經學會了不動聲色的說謊、不需要知道他與恩倬在她失憶時逐漸淡去的友誼根本不足以支撐自己做出那樣的決定,也不需要知道他如今所做的一切只不過是因為天氣很好,而他確實覺得只要鬼怪能夠開心,其他的事都無所謂了。

    “我可不會叫你哥哥。”

    他一本正經的盯著鬼怪,直到幾秒後兩人撐不住一起笑了出來。

 

30

    “疼嗎?”

    在友好愉悅的氣氛下突然被拋出的這個問題有些沒頭沒腦,但使者毫無理解上的困難,畢竟是他一早就等著出現的提問。

    “我從來沒去過所以不知道,”鬼怪自顧自的補充了仍然讓人疑惑的問句,”那疼嗎?”

    有段記憶不知怎麼的就閃進了使者的腦海中,本該在其他遺漏者出生前將她撞死的司機跪在茶桌前請求寬恕,自己的聲音正對著他說,”我認識的一個人,因為仍記得今生的記憶,所以活在地獄裡,他肯定也向神祈求了無數次,但卻無濟於事,因而至今仍然站在地獄的中央。

    鬼怪活在不是實質意義上的地獄裡,也沒有人能體會他所遭受的那種疼痛。

    “不怎麼疼。”使者心知無論他怎麼說對方也不會信。

    “聽說停職了整整十天呢,都怎麼過的?”鬼怪果然是一臉你誆我呢的神情。

    “也沒怎麼過,”他特別坦然的看著鬼怪的眼睛,“那個懲罰主要是精神上的,所以不怎麼疼的。”

    這不算假話,只是技術性的漏掉了好似只能永無止境的向前走去的那一百年,以及那些阻擋在他身前或由焦土、或為寒冰所構成的荒蕪世界─至少他目前的身體確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而鬼怪只需要知道這些就夠了。

    “不怎麼疼,”他又說了一次,語氣淡然到幾乎連自己都要信了,”就是很累。”

    “很累,但只要休息好了,就沒問題了。”

 

31

    “你別再那麼做了。”那夜他們離開花田之前鬼怪又強調了一次,就在牽著他的手跨越門扉時。

    “我知道了。”使者當時答的很順口,卻仍在恩倬49歲那年再次出手,只因除此之外沒有其他方式能讓其他遺漏者活下去。

    這次沒有後輩跟著他,他也沒這麼蠢又跑去自首,可那個監察司員仍在三日後找上了門。

    “你該知道我為何而來。”地獄的公職人員說話方式仍是這樣的開門見山。

    使者在裝傻與乾脆的承認之間猶豫幾許,策略性地點點頭。

    “這已經是第幾次了?”

    問題有陷阱,這回使者決定裝傻。

    “我說你啊,”監察司員嘆了口氣,”想要一直這樣到什麼時候?”出現在他臉上的神情很複雜,似乎有些恨其不爭的感覺,”你知道她本來早就該走了吧?最終她仍是要走的,這就是人類的宿命。”

    死亡在呼喚我。”

   “至少還按門鈴呢,算是很親切了。”

    他回想起許久前鬼怪剛確認恩倬正是鬼怪新娘時,自己也曾經對鬼怪說過類似的話,而今三十年過去了,其他遺漏者依然是其他遺漏者,或許今後也會就這樣在他們的作弊及神的默許下像仙人掌一樣堅韌的存活著,直到抵達她不斷向後推遲的人生終點。

    “我會因此而受罰嗎?”

    監察司員看著他的眼神又更複雜了,但使者看不懂那是什麼情緒。

    “我今天是來告訴你,因為這個其他遺漏者太過特殊所以會有專門負責的部門接手,爾後她的名簿不再由你處理。”

    “會交給誰?”

    “這你就不需要知道了。”監察司員拿起桌上的黑色信封,當著他的面拆開抽出一張A4大小的硬紙,”剛才說的那是今後的處理方式,然而這名其他遺漏者之前多次躲過死劫,雖然你的報告都表示有不可抗的外力介入其生死,但你做為負責其死亡的地獄使者並未依規定申請支援,導致時至今日該名遺漏者仍未重入輪迴,這部分還是需要負起責任。”

    使者其實在出手的當下就已做好了再回一次地獄的準備,此時卻仍舊感到有些緊張,前幾次由鬼怪來行動還可以推託都是那個沒禮貌的傢伙擅自插手人間的生死,這次卻不行,意外發生時那人還在加拿大呢,這種謊言只要一經調查就會被拆穿,所以他的報告上只簡單的寫了未能依規定死亡,乾脆略過了所有的解釋與辯駁。

    事實如何,地獄自有一套方法能夠判定,使者也並未存有任何僥倖之心,所以當看到那紙獎懲令上只寫著”因處理其他遺漏者時誤判情勢,應歸責之,故延長做為地獄使者贖罪年兩百年,以示懲戒。”時,他有些驚訝。

    這怎麼看就是沒有認真調查過才會得出的結論,提都沒提他這幾年間好幾次把池導編的名簿洩漏給鬼怪這麼明顯的事實,當然更沒寫到他三天前是怎麼讓一列火車以極其不自然的方式急煞在遭鐵軌卡住腳的恩倬身前。

    “就這樣?”他忍不住迸出一個怎麼聽怎麼不對的問題。

    “就這樣。”監察司員切切實實的白了他一眼,”莫非你覺得太輕?”

    使者把頭搖的跟波浪鼓似的,惹得對面的人無奈地嘆了口氣。

    “你我都知道事實是什麼,希望你別一再試探我們的底線,城北洞的金差使,”地府高階公務員臨走前這麼告誡著,”難道你就不想早些贖完罪,去迎接下一世的人生嗎?”

 

32

    他們都沒想到率先迎來了下一世人生的反而是恩倬,就在她五十八歲那年的某個夏日午後,也讓如臨大敵地等著她五十九歲的鬼怪與使者完全措手不及。

    退休多年的池導編又擋在了某個年幼的孩童與急駛而至的轎車間,彷彿天道輪迴自有定數般死於交通事故,在鬼怪或使者趕到前她的靈魂就已經默默離開了現場,如同所有亡故後遭受牽引的魂魄一樣,自發走進了那介於生與死之間的中繼所。

    使者獨自在屋外等候,留了盡可能多的時間給鬼怪與他的新娘,直到看起來仍滿臉震驚的鬼怪推開門扉,示意他進去道別。

    “使者叔叔,你好阿。”他與鬼怪錯身而過進入熟悉的茶屋,只見記憶中那個十九歲的少女正端坐在許許多多亡者甚至他自己都曾經短暫安身過的位置上,彷彿已經等待許久一般對著他打了聲招呼。

    鬼怪紅著眼等在門外,似乎想隔著窗將他鍾愛的新娘最後的身影刻入眼簾之中。

    使者清楚在自己進門前他們應該已經完成話別,雖然他沒聽到內容,但在外頭看起來至少整個過程平靜而詳和,並沒有出現想像中悲痛萬分、傷心欲絕的情況,可能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早已做好了這一天終將來臨的準備,畢竟這就是鬼怪最擅長的那種,緩慢而注定的別離。

    “池恩倬,”曾經他因為身分的關係而始終以其他遺漏者來稱呼鬼怪新娘,就算偶爾說漏嘴也要強迫自己立刻改口,就怕因為被地獄使者呼喚了名字會對她造成不好的影響,而今卻已到了不需要注意這些的時刻,”戊寅年,庚申月,戍亥日出生,是你本人吧?”

    “是的,使者叔叔。”少女露出了一抹大大的笑容,那些歲月帶給她的穩重與睿智似乎都隨著死亡一併離開了,彷彿時光一直停滯在她的學生服與紅色的圍巾上,留住了她一生中最燦爛而美好的年華,不曾前進。

    “原來叔叔你工作的地方長這個樣子啊?”恩倬饒富興味地四處張望,目光在銀色的風鈴、桌上的茶具以及填滿整面牆的木格上一一掃過,”挺不錯的呢。”

    使者一時語塞,有某種被他隱藏了許久,為了更好的履行職責而壓抑著的情感突然湧了上來,如浪潮一般席捲了他,化作一行又鹹又熱的液體跌出他的眼角,滴落在木質桌面上,發出輕柔的啪搭聲。

    “啊呀,怎麼連你也這樣啊?你們到底又怎麼了嘛~~”少女露出淘氣的笑容將柳德華那生無可戀的語氣模仿的唯妙唯肖,幾乎能從字裡行間聽出大寫的無奈了,使者被這反差弄得忍俊不住,微微扯開了嘴角,本來那股凝重的氣氛頓時消失無蹤。

    “妳就不能從妳德華哥那學點有用的?非得要學這個?”使者隨手抹去了臉上未乾的淚痕,聲音中都帶上了笑意。

    “可是從德華哥那裏能學到的也就這些啊。”

    “說的也是……”

    遠處已經六十好幾卻仍不失赤子之心的富三代柳德華在家中無端打了好幾個噴嚏,還美滋滋地想著是不是上週在公園交換電話那個笑容甜美的女士正在思念他呢。

 

33

    “使者叔叔,其實我一直想跟你說聲,對不起。”

    地府的公務員正準備沏茶的手頓了一下,他疑惑地偏過了頭,對這突如其來的歉意感到大惑不解。

    “叔叔,我阿,其實都是知道的。”恩倬低垂著頭,但還是能從揪著圍巾尾端的雙手看出她的心境,”我知道地獄使者不該把名簿洩漏給別人,也不該插手人間的生死,更不該去拯救其他遺漏者……可這些你都做了。”

    使者默然想了一會,”是那些亡者告訴你的?”

    “嗯,”少女抬起頭露出一個苦澀的微笑,這表情出現在青春年少的她臉上有些說不出的違和,”我還知道每到我的歲數尾數是九的那一年,就會出特別多的意外不是什麼偶然,是因為世界需要平衡,而我正是擾亂平衡的其他遺漏者……這就是你好久以前想要告訴我的那個秘密吧?”

    “曾經有好幾次我都想告訴你們,別再救我了,可看著你和大叔這麼總是這麼認真的要讓我活下去,我就說不出口。”她沒等使者的回答就自顧自地說了下去,“這幾年為了救我,害你受了很多苦,對不起。”

    使者沉默地沏完了那壺茶,將金黃色的茶湯注入那個深藍色綴著白紋的杯中,輕輕將杯子置於茶台之上,染上茶色的白紋彷彿夜空中的繁星般在波紋中閃爍,他收回雙手擺在膝上端正地坐在桌前,這才從容開口。

    “我曾經見過神,三百多年來就這麼一次。”他仍能清晰回憶起當時的場景,以及神說過的每一句話,”那一位當時對我們說,每個選擇都是他給出的提問,而答案則需要我們自己去找。”

    使者直視著恩倬,眼神與聲音中同樣充滿著全部的真誠,“而我,一直以來,都只是給出了自己的答案而已,妳無須為此介懷。”

 

34

    “她喝茶了嗎?”鬼怪在他們走路回家時冷不防地丟出問題,隨意地好似在問他要不要順路繞去超市一般。

    彼時他們正像兩個凡人般在石砌的街道上緩步前行,天空中烏雲密布卻尚未真正開始下雨,空氣中充滿著暴雨將至前的悶熱感,連體溫較低的使者都忍不住拉鬆了總是整齊繫著的領帶,並扯開了襯衫的第一顆扣子。

    對於這個問題,他下意識地想要給出否定的答案,想告訴鬼怪他的新娘為了下一世能再度與他相遇而拒絕了忘卻之茶,將會帶著今生的記憶走向來世。

    然而他張開嘴後卻聽見自己輕聲說,”嗯,她喝了。”

    第一滴雨落在倆人身後闔上的門扉之後。

    那夜他們都沒有回房,鬼怪喝乾第三瓶酒後後連個提醒也沒有就一頭栽倒在他身上,溫熱的氣息全吐在他的頸邊。

    使者出借了一晚的腿給鬼怪當枕頭,自己則側倚著不高的扶手迷迷糊糊地睡著了,隔天早晨兩個老骨頭都理所當然地收穫了睡姿不良造成的腰痠背疼。

    直到一個月後首爾才自毫不停歇的綿綿細雨中解脫,使者也終於鬆了一口憋在胸中的氣,或許鬼怪終於想通了他的新娘仍有三世的人生要過,而現在遠遠還不到最該傷心欲絕的時候。

    "使者叔叔,"他又想起了其他遺漏者喝下茶之前對他說的那些話,"在所有的人都離開之後,請你好好照顧鬼怪大叔,不要讓他一直下雨,會很擾民的,好嗎?"

    "我會的。"

    只有他自己知道這句承諾所代表的涵義是什麼,與那個來自地獄的善意提問有關。

    儘管當時沒能有機會回答,但答案自始至終只有一個。

    "完全不想。"


[Tbc]

呃,我研究了一下自己以前的坑發現都是沒有寫大鋼只憑片段就開始寫造成的,老實說鬼怪這篇惱洞雖然也都是片段但好歹他是有結局的片段的,所以應該真的不會變成坑,只是中間可能有點時間線跳很快......請大家多多包涵.....

對,這幾段就是那個時間跳很快的斷落....小新娘就這麼莫名其妙的走了我也是很絕望.....

然後我預估大概再更1-2次就能完結了,然後我就有精力去肝別的文了因為我是個有點不能一心多用的人XD

希望最後不會爛尾XD,感謝大家看到這裡=3=

评论 ( 14 )
热度 ( 66 )

© Wolfel Forst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