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lfel Forstnight

我還真的是因為鬼怪這部戲才開了LO......目前沉在鬼使的坑底爬不起來,使者這麼萌到底讓不讓人活。

[鬼使]發你26顆糖系列

說好的26字有糖系列,對我很懶所以單字都沒換。
有些單字要搭上一篇砍刀食用,有些不用。
然後或許會有踩你26腳煞車系列?[看看今天什麼日子,千萬別信!]
沒有刀請安心食用。[要腦補出刀(?)我也沒意見⋯⋯其實我刀砍的比較順⋯[揍




A for Apple
兔子、鯊魚、小天鵝,曾經執劍的手拿起了水果刀,願能替他驅散所有傷心委屈。

B for Bedtime story
從前有個鬼怪,他孤獨的活了好久,又錯過了他的新娘。
神看他可憐,送了一個地獄使者到他身邊,告訴他,"這次別再錯過了。"

C for Cold
他是水、他是火,是黑暗亦是光明,他踏雨而來,燃起的綠焰卻只為在寒冬中替他摀熱冰涼的手。

D for Destiny
她是他命定的新娘。
但在她之前,他已經先遇上了他。

E for Email
信箱的頭三頁都被他寄來的各種廢話塞滿了,他根本找不到後輩提醒他一定要看的公事通知。
可他依舊一封信也沒刪。

F for Flower
他們在一起的隔天,全首爾的桃花開得漫天飛舞,各種差點被發現的地獄使者們與事主本人上班都快上崩潰了。

G for God
他是受神眷顧與喜愛的孩子。
他是民間流傳的守護神。

H for Happiness
離別是他多年的業障。
直到他選擇留下。
天氣很好。

I for Idea
他想了很多讓他留下的方法,卻都沒能付諸實行,然而他卻在頃盆大雨中返家,髮稍還滴著水。
"房子的租期還沒到。"他說,"現在走太浪費了。"

J for Joke
是神的玩笑,讓他們能重新相遇,以平等的身份。

K for Kiss
"我還是想不起來,不如再試一次?"
"呀!這對你本來就沒用了!你這沒有前世的鬼怪!"
"不管,再來一次。"
"唔⋯"

L for Late
地獄使者的後輩發現他偶爾會上班遲到。
這樣的日子城北洞的天氣都很好,甚至會在大冬天的開了滿樹的花。

M for Morning
明明是不需要工作的人,但他總是早起,與他並肩站在廚房準備早餐,還趁他不注意時偷走盤中的藍莓。

N for Night
他又抱著枕頭去了末間,這次不但沒有被拒於門外,甚至也不用睡沙發。

O for Ocean
知道他不喜歡海的理由後,他笑了很久。
"我喜歡你為我吃醋的樣子。"

P for Possibility
他先去見了長大的小新娘、騷擾了長不大的德華、遙望了依舊美麗的妹妹,直到最後才去的茶屋。
不知怎麼的,他就是知道,如果有人能記得他曾經存在,那一定是他。
又或者,他只是害怕太早去面對,他可能也忘記一切的事實。
幸好那最可怕的情形並未發生。

Q for Question
他從未問過那個問題。
他留在他身邊就是最好的答案。

R for Reality
他夢見他們都走了,在一次又一次的相遇離別,直到四世人生都終結後,而他被遺落在人世,再無歸宿。
幸好那是夢。
他緊擁枕邊的人,將溫熱的吐息埋進他頸邊蜷曲柔軟的髮絲裡,在他迷迷糊糊回予的擁抱下重新入睡。

S for Silence
夜裡他感到他在寂靜中驚醒,渾身顫抖地擁住自己,他抱的那麼緊,好似要將他揉入懷中,直到再也無法分開。
他回應了那個擁抱,雙手輕撫他的後背與身側,直到他又沉沉睡去。
別怕,我在。

T for Tear
"你能回來,真是太好了。"他的聲音在顫抖。而他只想親吻順著他臉頰滑落到唇角的淚珠,嚐嚐那是什麼味道。
有點鹹。他想。
淚水在他唇邊凝成一個笑容。
是甜的。

U for Umbrella
他們吵了一架,此後暴雨襲擊了整個首爾,然而當他忙了一天後推開茶屋的門,卻發現家裡那把黑傘靜靜地靠在桌旁。

V for Victory
沒人真的想贏。
他們只是在享受互懟的樂趣,直到永遠。

W for Window
許多年後,他們仍會在午後肩並肩靠坐在那扇落地窗前,有時看書、有時喝酒閒聊,又或者互相靠著頭補眠,閃瞎太陽的眼。

X for Xmas
他們家不過西洋節日的。
直到德華給他叔叔科普了懈寄生的傳說。
節日後德華的卡被凍碎了好幾張。

Y for Yes
一輩子的房租,能用做家務來抵嗎?

Z for Zero
與他相遇後,沒有不燦爛的日子。
每一天都很美好。


Fin

我真的要吐槽一下,X開頭的單字會不會太少又太艱深了?木什麼管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崩潰

评论 ( 12 )
热度 ( 67 )
  1. 九夏折红妆らWolfel Forstnight 转载了此文字

© Wolfel Forst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