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lfel Forstnight

我還真的是因為鬼怪這部戲才開了LO......目前沉在鬼使的坑底爬不起來,使者這麼萌到底讓不讓人活。

【鬼使】留下的理由 (突發極短篇)

 嗯,如標題,這是一個突發的小短篇,其實也是我的一個疑惑。
 鬼怪為什麼留下?
 難道他沒想過,恩倬的四世人生都過完之後,他該怎麼辦嗎?
 然後我腦洞就大開停不住了⋯⋯

 私設大如山
 角色屬於TVN
OOC歸我

=====正文開始分隔線====
原著《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

【留下的理由】
                          Wolfel Forstnight



    有時候鬼怪會想,自己當初為什麼會選擇留下,在那連神也不存在的虛無之地,盲目的尋找那一扇或許根本不存在的門,甚至放棄了可能是唯一能獲得安息的機會。
     起初他以為是為了那個因他而改變一生命運的小新娘,為了達成與她的約定,化為風、化為雨、化為初雪陪在她的身邊,只因她是他的命定之人。
     然而曾經經歷數百年歲月的生離死別,他其實是知道的,就算恩倬仍有四世完整的人生又如何,人類的生命何其短暫,他們終有別離的一天,屆時她會喝下那碗茶,像那些他傾盡全力去愛的所有人一樣,步入輪迴,將他遺忘。
     而他,將再次被拋下,獨留於這孤寂的世界。

     並且這次,將不再有鬼怪新娘,不再有徹底長眠的機會了。
     然而他還是留下了。
     連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明知就算真能打開那扇門也只能回到一個所有人都遺忘自己的世界,卻還是作出了如此選擇。

     直到很久很久之後的某一天,他在午後的陽光輕拂下醒來,轉頭看見身邊的躺椅上陷入沈睡的地獄使者、看見自己最愛的那本詩集攤開在他微微起伏的胸膛上、看見他垂落於草地上的修長手指、看見陽光在他白皙的面頰上輕舞與細長彎曲的睫毛造成的陰影、看見他捲翹的短髮凌亂的支棱著、看見他飽滿紅潤的雙唇彎起的優美弧度⋯⋯
     帶著某種虔誠的心情,他執起使者垂落的手,輕柔地在微涼的手背上印下一吻。
     忍不住想起數百年前,池恩倬離開的那一晚,正是這雙手替他拭去無法停止的淚水。那時他很害怕,以為自己將陷入永恆的孤寂,然而哪雙手如此堅定地將他帶進一個溫暖的擁抱,給了他當時所需的一切。
     那之後又過了幾年,天氣很不好的某一天,使者工作的很晚才回來,滿身都是冰冷的水氣與夜晚的寒氣,卻帶著難得一見的笑容站在玄關問他這房子賣不賣,給不給分期付款,還說這麼貴的地方或許要花上幾百年才能還完全額,所以在那之前他這愚蠢的鬼怪還是能以房東的名義先住著⋯⋯
     那時他就知道,這人不會走了。
     他不會像其他人一樣離他遠去。
     而他終於能放任自己向他傾訴,那因爲絕對無法承受失去而一直不敢言說的滿腔愛意。

     也是在此時鬼怪突然明白自己一直未曾想透的那個理由。
     原來自己一直知道,在那扇門的後面會有一個人,一個始終不曾將他遺忘的地獄使者,會在所有人都離開之後仍陪在他的身邊,並且能與他長長久久的走下去。
     他用雙手包覆住那只微涼的手,輕輕放在自己的胸膛上,手掌朝下緊貼著心臟的位置,在柔和的陽光下重新闔上雙眼,沈沈睡去。

     謝謝你,笨蛋阿使,謝謝你一直陪在我的身邊。

(fin)

沒了!
最後那句是粗體!(不知道有沒有改成)
爪機碼字好累!
我又狗血了!還爛尾!

我的腦洞是這樣的,其實鬼怪愛使者,但他不敢說,因為他能接受其他他愛的人離他而去,卻無法接受使者離開,一但說了愛而使者又離開的那時,他會崩潰,於是不敢說,算是一種沒說出口就沒事的逃避心裡,直到確認使者不會離開,才說出口。
謝謝你們看到最後!

评论 ( 3 )
热度 ( 45 )

© Wolfel Forst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