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lfel Forstnight

我還真的是因為鬼怪這部戲才開了LO......目前沉在鬼使的坑底爬不起來,使者這麼萌到底讓不讓人活。

鬼使腦洞之"如果"

已併文,請大家移至下下一併篇觀看,謝謝~



好的這個真的是我的腦洞,洞到都快成心結了只好把他寫出來

時間線,嗯,很明顯。

私設大如山。

人設屬於TVN。

OOC一定屬於我。


PS難道只有我想要吐槽鬼怪討厭血可是第一集救人的時候對滿地的血視而不見嗎?????[揍爛


============正文開始的分線==============


原著《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


【如果】


01

     三十年前雪地上遺留的大片血跡與雪夜盛開的白色花朵仍然歷歷在目,那是他成為地獄使者後的第一個疏漏,也是第一次碰見所謂的神蹟……或者該稱之為麻煩,本該在當夜死去的婦女與她腹中的無名胎兒活了下來,成為不知哪路大神酒醉後一時興起的見證,徒留他與滿地瘡痍在瑟瑟寒風之中糾結萬分。

     他還記得那片似乎被寒冷凍住而凝結於時間之外的血跡,直到他抵達時都沒有變色,彷彿上一刻還在溫熱的人體中流動,一如二十年前那個小女孩脖子上的圍巾,亦如十年前少女緊握在手上遠自異國而來的楓葉,仍是那般鮮豔刺目的殷紅,幾乎刺痛了他的雙眼。 

    可他不是鬼怪,紅色與鮮血對他來說沒有任何意義。 

    曾經那個躲在三神身後緊捉著奶奶衣角不放的女孩,曾經那個說著”可我才十九歲!”的少女,曾經那個告訴他”要將每一刻當成最後一刻去活!”的女人,他漫長的三百零九年地獄使者生涯中唯一仍存在的一個疏漏,此刻正帶著一臉的茫然與失措,卻絕決地在他眼前踩下了煞車。

    啊,其他遺漏者,妳果然是一個無法捉摸的人類,是連神也無法預料的變數,是如此的燦爛又註定短暫的生命,是否正是如此才能如正午最炙熱的陽光一般溫暖了那個活了近千年的鬼怪。 

    “立刻離開這裡,這一切都跟你沒有關係!”

    善良的後輩仍對孩子們的命運遭改變而慶幸不已,而他也只來得及說出這句顯然來不及的警告。 

    那輛飛馳而下的卡車最終沒有造成任何人的傷亡,無論是那些孩子,或是其他遺漏者都安然無恙,無人駕駛的車輛似乎因為一路的顛波振動,導致手煞車自動彈起,在發出了刺耳的摩擦聲後堪堪停在那輛白色的休旅車前,只有不到五公分的距離,在場的眾人都驚出了一身冷汗並在反應過來後高呼奇蹟感謝神,只有他的後輩以及從極度的恐懼中恢復的池恩倬知道,這一切根本與神無關。 

    “使者叔叔……”恩倬看著從卡車駕駛座瞬移離開的地獄使者,對方臨走前對她投來的目光,不知怎麼地讓她心中湧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02

     “前輩,我……”

     “能不能給我一點時間你再報告?”黑髮的地獄使者打斷了棕髮青年好不容易憋出的話頭,他倆已在人來人往的橋上沉默良久,”得先處理些事…”。

     “前輩,我不會……”

     “我知道。”使者仍然截斷了後輩想說的話,出於對他的保護,有些事情,不該如此大咧咧的被說出來,”謝謝你。”

 

03

    鬼怪與恩倬從醫院回到家時,地上的玻璃碎片已經收拾乾淨了,餐桌上某人精心準備的晚餐旁還被擺上一瓶新的紅酒,地獄使者如往常一般穿著輕便的居家服,隨意地坐在沙發椅上邊看狗血言情劇邊摺毛巾。 

    “使者叔叔!”鬼怪新娘突然像是也有了瞬移能力一般,直接從玄關處以及快的速度飛撲至沙發旁,在使者一臉驚恐中抱住了他,這是其他遺漏者第一次離他這麼近,兩人之間除了衣物以外再無其他空隙,他甚至能聞到恩倬髮間洗髮露的香味,正如同她的人一般,像是陽光曬過的空氣,不似他與金善那個冰冷又悲傷的訣別擁抱。 

    “我愛你!” 

    使者一臉糾結,他的雙手還因為反射性的拒絕接觸而高舉在半空中,折到一半的毛巾掛在上頭,眼見無法與鬼怪新娘進行正常交流,只能轉向那個放任自己的老婆抱住別的男人示愛的愚蠢鬼怪。 

    “呀,你!這是怎麼回事?!其他遺漏者在幹嘛?你都不用阻止她一下嗎!啊?!”他不自覺的咬住下唇,瞪圓了眼睛看向鬼怪,對他惡狠狠的傳音。 

    “她在感謝你呢。”鬼怪又露出他裝模做樣時的諱莫如深表情,看似嚴肅實則在心裡狂笑地注視著眼前的這一幕,同樣傳音回答道,”你救了她,她很開心。” 

    “你以為你沒笑出來我就聽不見嗎?啊?限你三秒內把她弄走!不然我就要帶她去一個好地方了!

    彷彿是能聽見他倆的傳音似的,鬼怪新娘終於起身退開了一些距離,使者抓緊機會向後跳上了沙發的角落,曲起修長的雙腿腳擋在胸前,甚至把自己縮成一團還嫌不夠,又將毛巾防衛性的舉在身前,臉上清楚地寫著,”這沙發怎麼不長一點實在太短了我好想再後退一些啊啊啊啊!” 

    恩倬看著他彆扭的姿勢噗哧地笑了,微微紅腫看著像是哭了一場的眼眶也絲毫沒有影響到她燦爛的笑容裡滿滿的暖意,”謝謝你救了我,使者叔叔。” 

    他終究還是等到了這句話,儘管遲了整整十年。


tbc......


慢熱、慢寫,慣性爛尾(寫在後面的警告是哪招!)

评论 ( 2 )
热度 ( 45 )

© Wolfel Forst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