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lfel Forstnight

我還真的是因為鬼怪這部戲才開了LO......目前沉在鬼使的坑底爬不起來,使者這麼萌到底讓不讓人活。

【鬼使】如果 35-39 [腦洞非常崩壞產物,慎入]

首先要感謝一下在我忙碌地AFK這三個月裡對我不離不棄的小天使們

在事隔三個多月點開Lofter還能發現有好多心心跟關注真的是非常開心的一件事,真的非常感謝。

筆芯~~


然後,這是一篇看完鬼怪之後產生的諸多腦洞所構成的文章

具體來說就是想著"哎呀如果當初阿使救了恩倬會怎麼樣。"然後就一發不可收拾的產生了如下的這些東西,所以這標題.........[我有說過我是起名無能星來的外星人嗎?

老實說前一篇已經用光了我的腦內場景所以我卡文卡了很久,好在參加完老李的見面會又激發了我許多靈感,同時又重刷了一次鬼怪,久違的腦洞片段又出現了。

但儘管這樣,我心中有畫面的場景也不太多了哈哈,而且我發現每次只要我想寫點銜接腦內場景的段落就會狂卡文,所以我要乾脆放飛自我了~

這文接下來的進展可能會比跑火車還快.......提醒大家調整到時光飛逝的模式去看XD

前文連結太多太長請直戳頭像,或是等寫完我來一發全文(等到什麼時候!)

時間線看了就知道

角色屬於TVN與編劇

OOC一定屬於我

愛也是我的!

私設大如山!


=============正文開始的分隔線=============

原著:《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

【如果】35-39


35

    公園的長椅上端坐著兩個與環境極不搭調的黑色身影,替充滿歡聲笑語的這個地方突兀地畫上兩抹黑點,遠遠看著或許會非常怪異,然而身處其中的人卻絲毫沒有注意到這兩位來自地府的公務員,依然自顧自地做著對各自來說重要的事兒。

    使者用吸管喝空了最後一口酸奶,接過後輩遞來的一紙信封,有些詫異地揚眉,”這週才一個?這麼少?”

    “是阿,”年輕的地獄使者疑惑地搔了搔頭,”我特別向名簿組確認過了,真的就一個。”

    “這麼多年來還真是第一次遇上這種情況。”使者說著隨手拆開了熟悉的黑色信封,”到底是哪個亡者這麼幸運?”

    “能被前輩引渡的亡者都很幸運吧。”小使者用略帶調侃地語氣說,”上次不是還有個亡者因為前輩太帥了不想忘記你所以哭著不願喝茶的嘛。”

    “什麼?是誰?誰說有亡者因為我不願喝茶的?”黑髮的地獄使者垮下臉,完全沒想到這事已經傳的人盡皆知了。

    “大家都這麼說,說你偷走了亡者的心。”

    “嘖,你們這些傢伙……”使者抽出了那張在凡人眼中一片空白的卡紙,在看清鮮紅的線條所勾勒出的名字時驀然失語。

    金善,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在闊別了三十年後再一次出現在他眼前。

    “結果,還是來了消息呢。”使者的喃喃低語被遠處公園的嘈雜人聲所掩蓋,並未傳到任何人的耳中。

 

36

    在他書桌抽屜中靜靜躺了許久的玉戒被取了出來,使者輕輕用手抹去上頭不存在的灰塵,盯著翠綠色的戒身上銀色的雕花發了一會兒呆,自看見名簿後那些塵封已久不屬於他的情感就又一次淹沒了他,讓他在那股擅自湧上心頭悔恨與遺憾中幾乎窒息。

    三十年了,自從Sunny說著”我們此生不要再見。”並瀟灑地離去至今已過了這麼久,他還是沒能逃出名為王黎的過去帶給他的影響,猶記剛恢復記憶那時,正是王黎的思念與悲傷帶他走到鬼怪的房間打開那幅不知為何被遺落的畫像並痛哭失聲,也是王黎的軟弱與痛苦讓他對氣憤的金信脫口說出”殺了我。”這句話,但他不是王黎,他從未曾想過以死來證明自己的愛與恨,他的想法正如鬼怪當時怒極的指控一樣,以死來逃避責任從來就不會出現在他的選擇之中。

    他不是王黎,他不曾愛過前世那個為王犧牲的金善,甚至後來發現自己或許也不愛轉世後的Sunny,但短短的三百多年平淡的地獄使者生活終究是擋不住那股在六百多年的贖罪中緩慢疊加的執念,總讓他在遇上這個女人時無法自控,做出一些他自己也無法解釋的行為。

    這一切該結束了。他握緊手中冰涼的戒指,強行壓下湧上胸腔的許多情感,起身走出房門,打算叫上那個鬼怪讓他跟自己的妹妹道別。

    違反原則的事情一但做得夠多了,大約就會成為一種常態吧。

 

37

    走進那扇門前,Sunny並不知道自己會看見那張既熟悉又陌生的臉,如果可以,她其實並不希望再見到這個人。

    原因有很多,而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她知道她所傾慕的這個存在─這個地獄使者,其實並不愛她。

    她很早就隱約知曉了這個事實,甚至比那個總是傻乎乎的男人自己查覺得更早,應該算是女人特有的直覺吧,最初她只是發現他在與她相處時總帶著一些不知自己為何如此的迷茫,彷彿有什麼他無法理解的情緒在推動著他,直到三十年前的那個陽光明媚的午后,在那個如今想來仍有些冷得過分的咖啡館內,當他說自己的名字叫做王黎而不是金宇彬時,她才確定了那人對她的悸動自始至中就僅僅是源於過去的缺憾,是被那個孤單的少年王穿越幾百年時光的憾與思念所影響。

    那時她就明白自己該離開了,若說在那之前還抱有一絲期待的話,在那以後也無奈地斷了那份念想,他們都是受困於過往的靈魂,帶著不屬於各自的回憶與羈絆牽扯在了一起,卻只能以悲劇而告終。分別的這幾年她有時候會埋怨那個不解風情的地獄使者,怨他隨意地讓她獲得了前世的記憶,以至於她再也無法以最純粹的心情去看待自己對他的愛戀,總會陷入無法分辨那是屬於Sunny的,亦或是前世的金善的情感這樣的窘境裡。

    然而某部分的她卻又慶幸自己能擁有前世的回憶,這才能看清他並不如她愛他一般的愛她,只是被前世王黎的悔恨推動著向她靠近的事實。有時她也會懷疑自己的愛,懷疑著或許從就沒有任何情感是屬於名為Sunny的那個自己,而她只不過是跟對方一起困在了神那自以為善意的牢籠之中,揣著不知從何而來、毫無頭緒可言的愛意彼此蹉跎。

    看著他未曾經過歲月洗禮的面容,她輕嘆了口氣,或許她愛他,抑或許是金善愛著王黎,這又有什麼差別呢,他們終究是沒能走到一起,前世錯過的也好,今生失去的也罷,她許久前就已經感到累了,只願來生能擺脫這些糾纏過自己的日子。

    “你一點都沒有變呢。”她聽見自己說,”依然是這麼帥氣。這些年你過得好嗎?”

    他沒有回答那個簡單的問題,反而輕輕扯起了嘴角,露出一個若有似無地笑容,對她說,“還說不會給我消息呢。”

    那笑容不再是記憶中有些笨拙的樣子,不知怎麼的令她有些想哭。

    “是我的錯,”她盡力擠出了微笑,此時此刻究竟是屬於誰的愛已經不重要了,既然見了,在這最後的時刻,無論如何也希望他能擁有一些美好的回憶,”竟然忘了跟我交往過的人是地獄使者,也沒想到消息會以這樣的方式送到。”

    “我們都很想妳。”他說,”妳哥哥還有恩倬每年都會偷偷跑去看……啊,不該說出來的。”使者輕輕咬住下唇,一臉心虛地止住了話。

    “我就知道。”她仍舊笑著,只有自己知道那笑容中帶上了苦澀,”我也很想念你們。”

    “妳哥哥今天也來了。”他微揚下巴,示意滿臉疑惑的她看向身後的窗戶,”在外面。”

    她前世的兄長帶著一臉刻意裝出來的不悅,在她露出笑容時低聲抱怨,”妳這丫頭眼中仍然沒有哥哥的存在啊。”

    “至少最後還能看你一眼再走,我很開心。”她可不打算在這時候還跟長不大的幼稚鬼吵架,畢竟已經是六十幾歲的人了,心境早已不同當年。

    “那還不是因為我交的朋友是好樣的。”言下之意倒是不要臉地佔去了全部的功勞。

    她正好在這時回過頭,看見正在沏茶的使者聞言抬頭露出了微笑,那完全不同於給她的淺淡微笑裡露出了太多的情緒,溫暖到幾乎不像是來自一個地獄使者,而多了幾十年閱歷的她瞬間明白了自己今生未能獲得的愛戀都被給了誰。

    使者在她恍然大悟時沏好了茶,輕輕將鵝黃色的瓷杯放在她眼前,”喝吧,能讓妳忘記這一生。”那張年輕的臉上帶著顯而易見的歉意,”希望妳的來世能重新開始,獲得長長久久的幸福。”

    她端起茶杯看著金黃色的茶湯,看著倒影裡自己模糊不清的面容,想起三十年前決定結束這一切的本心,她一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而今只不過是終於達成目的罷了,再度回頭面對那個或許仍不知自己有多幸運的兄長時她已重拾了初衷,”我要先走一步了,你自己要多保重,有機會我們再見面吧,哥哥。”

    “要幸福啊,我的醜八怪。”

    她在鬼怪最後的祝福與祈願裡喝下了忘生茶,執起曾經深愛的男人禮貌地遞過來的手,在他的牽引下打開了方才走進來的那扇門,還聽了遍關於U型迴轉的解釋。

    “Sunny小姐,”在踏上看起來就通往一片坦途的階梯前使者叫住了她,從口袋裡拿出那個牽扯了他們兩世的戒指,輕輕放到她的手上,”我一直想把這個還給妳,”他說,”之前那麼粗魯的替妳戴上,抱歉。”

    所以這就是屬於他們的結局啊,她低頭看著那枚翠綠色的戒指,這下聯繫他們之間最後的藉口而今也不復存在了,“你不用道歉,”她還是沒忍住落下了淚,不知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眼前這個受盡磨難的靈魂,”那從來就不是你的錯,你做得已經夠多了。”

    三十年前就用自己希望的方式與這個人告別過了,Sunny只縱容自己遺憾了短短幾秒就抬手擦乾眼淚,並在收起那枚玉戒後重新露出了笑容,這結局雖然不能說是完美的,卻至少沒有那麼悲傷,”我的哥哥就拜託你照顧了,來生我們有緣再見吧,金宇彬先生。”

    她仍是那個走得很好的女子,依著自己的選擇拋下過往後獨自踏上了通往來世的道路。

 

38

    鬼怪以為自己早該習慣了,畢竟這九百多年來,離別一直都是他無解的業障。他的新娘走了,他的妹妹走了,在不久的將來德華也會走,甚至連德華的孫子的孫子也不可避免的將在某一天離開,而這世界只會剩下他獨自一人,在等待短暫相遇的漫長時光裡孤單的活著。

    可在使者牽著善兒走過那扇門,並過了許久都沒有回來時,他的心仍不自覺地抽緊了。曾在善兒身上見過的未來畫面驀然閃進他腦海中,他一度以為那畫面是屬於兩人的現世,而今想來,能夠笑得如此無憂無慮的應當是轉世後的善兒才對,而她身旁的那人莫非……

 

    使者或許也隨著他妹妹去轉世的事實不知怎麼地讓鬼手腳發冷,有那麼一瞬間甚至連早已停止跳動的心臟都似乎疼了起來。

    這不應該啊……他不是早就做好所有人都離他而去的準備了嗎?今天走、明天走,或十年後再走又有什麼區別,他難道還不明白使者終有一天也會像所有人一樣踏入輪迴嗎?這時跟Sunny一起走才是理所當然的事兒吧,畢竟那隻臭蝴蝶最喜歡這種巧合,而那人一直是受神眷顧的孩子……

    但他怎麼能走得如此突然!

    鬼怪替自己不合時宜地湧上心頭的憤怒與不甘找了個恰當的理由,那混帳竟是連聲道別也沒留下,就這樣默默離開了嗎?

 

    他又緊張地多等了一段時間,或許兩人只是在話別呢,畢竟有他在時他倆也不好說些心裡的話,但最終他也沒等到人返回空曠的茶屋,懷疑似乎變成了現實,鵝黃色的杯子與茶具就這樣刺目地遺留在桌上,整個首爾迎來了前所未見的暴雨侵襲,無人知曉何時能夠停歇。

    

39

    用盡最後的力氣回到房間後他直接倒在了床上,窗外轟鳴的雷聲彷彿在替早已無力的他發出悲鳴,而他只能緊緊揪住被子按在胸口將自己縮成一團。

    他很疼。

    悔恨如同帶著刀鋒的潮水般一波波湧上心頭,一次次地紮痛了他那顆早已停滯多年的心臟,而他僅能在這股浪潮中苦苦支持著不要失去意識,並不斷告訴自己撐過這次一切就會過去。

 

    窗外的雨在下了一天一夜後仍沒有消停的趨勢,他的疼痛也沒有絲毫的減緩,彷彿那人的離去帶走了他的某一部分,硬是將他的靈魂扯成了兩半,讓他活生生地體驗到了撕心裂肺的疼。

    無意識發出的微弱呻吟沒能傳出緊閉的房門,在失去意識前他顫抖的手撥落了床頭的檯燈,發出的聲響卻無人聽聞。

    好痛。有誰……


Tbc


好吧這章沒什麼新腦洞

大概就是加強了一下我對鬼怪最後幾集劇情扭曲的見解~

總之因為我腦內自帶了鬼使CP濾鏡,所已那個我一直覺得很牽強的桃子CP被我拆了,喜歡桃子CP的大大請不要打我XDD

然後,之前參加FM見到了老李真人,我覺得我可能要愛他一輩子了XD

PS我真的沒有在往BE的道路上一路前進,大家不要擔心,我這篇一定是HE,HE,HE,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PPS本人慣性爛尾!慎入!(警告還是放在最後面啊喂!)

评论 ( 10 )
热度 ( 48 )

© Wolfel Forstnight | Powered by LOFTER